bbin专用浏览器手机版泪目!丹顶鹤女孩牺牲27年后弟弟献身,如今侄女放弃保研也要护鹤!

  来源:新华社(ID:xinhuashefabu1) 记者:陈凯星、梁冬、马晓成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命运能有多悲情?还记得牺牲在沼泽中的养鹤女孩吗?近30年后不幸再次降临,接过她事业的小弟徐建峰,同样因公殉职。
信念能有多执著?徐建峰的女儿同样响应冥冥中的召唤,告别繁华都市,回到扎龙自然保护区。她说:“只有在这里,我才能找到内心的安宁。” 徐秀娟的父母和侄女在回忆徐秀娟(8月17日摄)。2017年是徐秀娟烈士牺牲三十周年。新华社记者 梁冬 摄
1娟子的传说
在广袤的黑龙江大地上,嫩江宛转南流,河之东岸有一块夏如翡翠、冬如白玉的大湿地——扎龙自然保护区。这里以栖居繁衍着自然的精灵——丹顶鹤,闻名于世。
“在世界仅存的三大丹顶鹤种群中,只有我国的扎龙种群仍生机勃勃地保持自然迁徙。但保护区建立之初,这群鹤也曾处境濒危。”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常务副局长王文峰说。
据记载,1975年建区之初,丹顶鹤总数仅140只左右。
丹顶鹤一身傲骨又极其敏感,人们根本无法接近,保护工作一时不知如何着手。大家发现,当地有一位渔民徐铁林,身怀绝技,他曾经多次遇到受伤的丹顶鹤,救回家养好伤又放飞。
“老徐一家与鹤相邻相依,索性就请他参与了管护工作,最初保护区的牌子就借挂在他家。”王文峰说。这是扎龙第一代养鹤人——徐秀娟的父亲徐铁林工作时的场景(资料照片)。新华社发
这是徐秀娟与湿地中的鹤(资料照片)。新华社发
当时,丹顶鹤人工孵化还属世界前沿课题,即使在亲鹤的羽翼下,温度稍有变化,也会胎死壳中。我们今天难以想象,娟子究竟付出多少情感,才有了世界首次在越冬地人工孵化丹顶鹤成功。更令人惊奇的是,小鹤格外强壮,比正常周期提前20多天展翅飞天。前来考察的中外专家说,这是“爱生奇迹”。这是徐秀娟与湿地中的鹤(资料照片)。新华社发
然而,这种“半野化”保护方式也伴生着难题,淘气的幼鹤玩高兴了,很容易“走失”。1987年9月15日,又有幼鸟飞走未归。徐秀娟整整一天在芦苇荡中蹚水寻找,心力交瘁。
第二天一早,娟子说听到了“宝贝”的鸣叫,没顾上吃饭就又出门了。不想从此永别,她终因疲劳过度,淹没在沼泽里。
那个美丽的女孩,终年23岁,被追认为我国环保战线第一位烈士。于是有了那么一首歌:
走过这片芦苇坡
你可曾听说
有一位女孩 她留下一首歌
为何片片白云悄悄落泪
为何阵阵风儿轻声诉说……
从此,徐家人每年过年,都会摆上一副空碗筷、一把空椅子。
2峰儿的故事
老徐夫妇忘不掉娟子,更放不下这群鹤。他们还有一个儿子叫徐建峰,小名“峰儿”。当时,小伙子已退伍转业进了齐齐哈尔市的大型国企。1997年,经父母反复劝说,峰儿放弃城里的工作,回到扎龙,接过了接力棒,一干就是18年。这是徐秀娟的弟弟徐建峰在扎龙自然保护区工作的场景(资料照片)。新华社发
同事们说,建峰“恨活”,有事干不完不下班;建峰“干净”,他担任孵化中心主任,养鹤比养孩子还上心;建峰“怕他爹”,鹤病了,治不好不敢回家。
有一天,突发暴风雷电,惊飞了几只幼鹤。徐建峰立刻追了出去。风把苇子都刮伏在水面上,滚地雷像火球一样在水面上滚来滚去。然而,建峰一步一“刺溜”地带头冲了上去,把鹤抢救回来。看着他浑身滚得像泥猴,领导后怕地说:“你不要命了?” 这是徐秀娟的弟弟徐建峰在扎龙自然保护区工作的场景(资料照片)。新华社发
娟子姐走了以后,周围人发现这个东北汉子变得沉默寡言。让人不解的是,他有时会拿出自己的工作证,出神地看上一会儿。
然而,不幸再次降临。
2014年4月,又是丹顶鹤繁育孵化的关键期,徐建峰发现湿地核心区内有个鹤巢,小鹤马上就要破壳,但那个春天异常干燥,附近时有“荒火”。“可别把鹤巢给烧了。”徐建峰扔下一句话,只身前往看护。4月18日,领导接到了徐建峰的请假电话,说可能赶不回来开会了。可谁也没想到,第二天,徐建峰因摩托车失控,一头扎进了沼泽。
在徐秀娟牺牲27年后,徐建峰又献出了生命,年仅47岁。 这是徐秀娟烈士的旧照(中)(8月17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梁冬 摄
在整理遗物时,同事蓦然发现,他的工作证里,原来珍藏着一张“娟子姐”的照片。
翻看父亲留下的日记,女儿徐卓发现:“他每天都点滴记录着工作,为哪只鹤打扫了圈舍,给哪一群鹤做了防疫……”
“我一定把它续写下去,这样我们就仍然相守。”徐卓说。
只是,徐家每年过年,桌上又多了一副空碗筷、桌旁又多了一把空椅子。
3人鹤情未了 这是徐卓的笔记本(8月17日摄)。徐秀娟烈士的侄女、徐家第三代养鹤人徐卓接过了爷爷、姑姑、父亲的接力棒,毕业后回到了扎龙自然保护区工作。新华社记者 梁冬 摄
工作人员野外作业时,常遇鹤从天降,“扑嗒”一声落在身前。他们知道,那是他们的老朋友,在以特有的方式致意。
扎龙人说,丹顶鹤一身傲骨、一生忠贞,只要结为伴侣,就会一生相守。如果伴侣受伤无法南飞,那么另一只一定会选择留下,哪怕是面对风雪、面对死亡。
护鹤人的情感又何尝不是如此?
老徐夫妇亲手埋葬了一双好儿女,这是怎样的伤痛啊。老伴黄瑶珍眼睛快哭瞎了。徐建峰的妻子,长夜难眠,就靠抗抑郁药顶着。今年,齐齐哈尔市隆重纪念徐秀娟烈士牺牲30周年,当那首歌再次响起,老徐夫妇再也抑制不住情感,中途洒泪离场……
“我的姑姑,我的父亲,尽管生命像流星一样划过夜空,但我想他们是幸福的,只是把无尽的思念,留给了我们……”
徐建峰牺牲的那一年,徐卓正在东北农业大学学园艺。这位平时的乖乖女坚决向学校提出申请:要求转学到姑姑曾就读的东北林业大学,学习野生动物保护。学校有意保送她读研,然而,徐卓却放弃了。去年8月,她告别北国名城哈尔滨,毅然回到了扎龙,再次接过了接力棒…… 徐秀娟烈士的侄女,徐家第三代养鹤人徐卓接过了爷爷、姑姑、父亲的接力棒,毕业后回到了扎龙自然保护区工作(8月17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梁冬 摄
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杨文波告诉记者:“目前,扎龙已建成世界最先进的丹顶鹤繁育基地、最优良的基因库。老徐一家是扎龙人、齐齐哈尔人、黑龙江人,践行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’理念的典型代表。”
老徐夫妇说,他们一生只在做两件事。十月送它们离去,春天迎它们归来。
每当残雪消融,每当丹顶鹤“呦呦”鸣叫着飞过村庄,两位老人知道,他们的娟子,他们的峰儿,他们的孩子们,又回来了。
点个大拇指吧,向他们致敬

Related Post

Share if you like!

Read more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