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官应有担当:我的裁判文书 我的作品

在广东省惠州市打工的于德水晚上去银行ATM机上存款,发现账户上的余额增加了,现金却一分不少地退了出来。于是他在ATM机上反复操作十余次,再从其他ATM机上取款,共取9万余元。这起案件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和反响。

2014年10月16日,一审法院以犯盗窃罪判处于德水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三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。

宣判后,惠阳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。法院在审理过程中,惠州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抗诉不当,提出撤回抗诉。2015年5月11日,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认为其要求符合法律规定,准许撤回。

案件尘埃落定,该案审判长、惠阳区法院院长万翔却“火”了起来。他就此案写的万字判决书在网上引起热议。评论褒贬不一,有人说是“史上最伟大裁判文书,没有之一”,也有人认为不符合裁判文书精炼简洁的要求。

万字判决书是如何出炉的?什么样的判决书才是一份好的裁判文书?近日,记者对万翔进行了专访。

万翔:此案刚开始是在刑二庭审理。第一次开完庭后,因为舆论反馈,庭长便向我介绍案情,我立马判断出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案件,此案贴有“许霆案”标签。因为案件争论大,要作出一个真正服众的判决难度很大。

难度大,争论激烈,也有它的好处,如果判得好,就是宣传法治、宣传法院、宣传司法正义的一次极好的机会。经反复研究,我们作出了更改合议庭重新审理的决定。

遇到这样能体现法官智慧、才华和专业品质的案件,怎么可以轻描淡写就公布判决呢?我下决心要写好这个判决书,因为基层法院很多法官一辈子也遇不到一个有挑战性的案件,职业生涯中能遇到这样的案件是我的幸运。

万翔:在罪与非罪问题上我犹豫过,但最终我的态度是坚定的:于德水在明知柜员机故障的情况下,多次作案,其非法占有的意图非常明显。

很多人说,机器问题是导致他犯罪的主因,我认为不是,这里面没有因果关系。只能说,银行柜员机出错是量刑时考虑从轻的一个因素,绝对不是说,机器坏了,你就可以乱来。

这样一来,要我判于德水无罪,我心里过不去,因为案件事实让我无法作出无罪判决。但是,如果在于德水认罪、主动退还赃款的情况下,要判于德水坐牢,我同样良心上过不去。

判于德水缓刑,合议庭意见是一致的。判决结果是当庭宣判的,判决书我念了近50分钟。于德水当庭表示不上诉。

万翔:法官很大程度上和医生一样,刑事案件多判几个月少判几个月,民事侵权案件中责任“三七分”还是“四六分”,法官是一笔下去就定了,但对当事人来说却是巨大的差别。于德水案,如果判他坐牢,我于心不忍,这过不了我的良知。

仁慈是正义的源泉,做法官时间越长越需要仁慈,而不能越来越麻木。当然,是在法律规则范围内的仁慈,这对实现真正的正义非常重要。

万翔:一审宣判后,区检察院提起抗诉,我没有觉得尴尬,因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这刚好证明了我的观点:司法正义不具有唯一性。

司法正义作为一个矫正正义,是一个从主观到客观、客观到主观反复转化的过程,法官心中形成的内心正义,是法官对证据的一个重构。现在很多人闹访,就是因为不明白司法正义不是理想正义,法官给的是司法正义,而当事人要的是理想正义。

所以说,法官与检察官对同一个事实的认定不一样是很正常的。但我们有共同的正义坚守,理应互相尊重彼此的判断,因为我们是一个法律共同体。

法周刊:对于德水案的万字判决书,有网友说是最伟大的裁判文书。当时为什么会写那么长?

万翔:习总书记提出“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。”我觉得这句话说得特别好。

首先是“努力”,这说明我们一定程度上还没有完全做到公正;另一方面是“感受”,逻辑推理的结果不一定是公正的,简单地依法处理、公事公办未必就能让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。所以我们要讲法讲理讲情,真正让群众“感受到”公平正义。

而判决文书是法院公正最重要的、全景式的展示平台,因此怎么重视判决书都不过分。一份好的裁判文书,可以让群众理解司法正义与理想正义的区别,有利于他们认识司法活动,从而理解和支持司法裁判工作。

实事求是地说,“最后的说明”这一部分,是我最喜欢的地方,判决书连续写了三个晚上,在写到满意之处,我会不由自主地拍自己的大腿。事实证明,这也是大家最喜欢的一部分。

万翔:2004年我参加全国法院学术论文评比,我写的《用现代司法理念来指导裁判文书改革》获得了三等奖。这些年我的论点没有变:法官要把裁判文书当做自己的作品。因为只有这样,法官才会更加认真对待,做到反复推敲、力争完美。

不少人认为,裁判文书盖着法院大印,只是一份公文而已。如果说裁判文书只是个公文,与个人没有关系,大家都不尊重,糊弄出去就完了。这样带来的最大问题是难以服众。判决书如果连自己都说服不了,怎么说服得了别人?法官应当有一种担当:我的裁判文书、我的作品。

我希望通过这份判决书给大家一个导向,遇到疑难案件,要从法理、情理、道义上分析清楚。好的裁判文书因为道理讲透了,也不用法官再做什么判后答疑。当然,当繁则繁、当简则简,应当区别对待。

万翔:在罪与非罪这部分,我应论述得更充分,这是我最遗憾的地方。因受以前类似案件的影响,我比较多地侧重于分析专家的意见,其实我应该更多地着眼于自己是怎么看的。对这个问题我没有做详细的论证,分析不够严密。这也是很多网友对我诟病的地方。毕竟只是两三个晚上写出来的,难免有些缺憾。

Related Post

Share if you like!

Read more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